三命通會【論女命】 -五術高手開運鑑定中心

主題:三命通會【論女命】      回主頁

刊登時間:2012/2/1  13:57:18    點閱率:960


     

【論女命】
或問婦人何利?利在夫星,夫利、其婦必利;夫困、其婦必困。婦人從夫,先觀夫星,以定出身之貴賤,再看子星,以察晚年之榮辱。官、殺、財得地,夫利也;食神得地,子利也。夫利則出身富貴,一生享福;子利則晚年厚養,褒寵誥封。然亦有旺夫者,以食生財,財生官故耳,反是則否。女命以克我者為夫,我生者為子,皆要得時,乘生旺之氣。若旺氣只聚於時,亦可用。官為夫,不要見殺;用煞為夫,不要見官,一位為好,有兩位官星,無煞以雜之,四柱純煞,無官以混之,俱為良婦。更得本身自旺尤佳,但旺不可太過。食為子息,引時逢旺,再得二德扶身,乃夫貴子榮之命。不宜身旺重疊,暗藏夫神、及傷官、七殺、魁罡相刑,羊刃太重,合多有情,皆主不美。歲運亦然。看有八法八格,須細詳之。
【純】
純者一也,如純一官星,或純一煞星。有財有印,不值刑衝、不相混雜是也。
如:癸巳、戊午、辛酉、丙申、本身專祿旺不從化,辛用丙官為夫星。五月火旺夫健,丙用癸為官坐貴,見戊為食,同歸祿於巳,辛金生壬水為子,引入申時長生之地,天干癸戊、辛丙,水火既濟,地支巳午、酉申,拱夾財庫,所以嫁夫為官,而食天祿,夫榮子貴之命。
又:癸亥、甲寅、丙戌、甲午,丙用癸為夫,臨官在亥甲為印坐寅,建祿自身坐庫。己土為子歸祿於午,居時子息之位,甲木為己土之官。四柱純一不雜,故主貴餘倣此推。
【和】
和者;恬靜也,如身柔弱。獨有一位夫星,柱無衝破、攻擊之神,稟其中和之氣,則為和也。
如:壬辰、辛亥、己卯、己巳。己用甲為夫,亥乃長生之地,得天時地利。甲以辛為官,金生於巳,己以金為子,亦生於巳,謂之夫得官星、子得長生,故主益夫旺子,雖自坐卯支為煞,有巳中庚制,為去煞留官之論,女命之貴也。
又:丁丑、壬寅、丁酉、己酉。丁用壬為夫,甲為印、乃夫之食祿,丁酉日貴生己酉之子,壬水得己土為官、主夫貴,己土得甲為官,主子貴,酉中財旺,榮夫廕子之造,餘倣此推。
【清】
清者;潔淨之稱,女命或一官、一煞不相混雜,謂之清。要夫星得時,柱有財生官,有印助,身無一點混濁之氣,方為清貴。
如:己未、壬申、乙未、甲申。乙以庚為夫,庚祿到申,以丁為子,丁旺於未,以壬為印,壬生於申,又坐下支神、為乙木之財,財旺則能生官,四柱無刑衝破敗。經云:財、官、印綬三般物,女命逢之必旺夫。故有兩國之封,夫人之命。
又:甲寅、癸酉、丙寅、戊子。丙用癸為夫坐酉、自生癸,得戊為官,癸祿居子。夫得祿者貴。丙火得戊土為子,登龍池鳳閣、主子貴,餘倣此。推龍池煞;申子辰人龍午、鳳酉,寅午戌人龍子、鳳卯,巳酉丑人龍卯、鳳子,亥卯未人龍酉、鳳午。
【貴】
貴者尊榮之號,命中有官星,得財氣以相資,三奇得其宗,四柱不值鬼病,乃女命堯舜也。經云:無煞女人之命,一貴可作良人。又云:女命無煞,逢二德可兩國之封。二德者非獨天月、二德,即財為一德、官為一德,加之印食、愈為貴也。
如:甲午、丙寅、丁未、壬寅,丁以壬為官,壬食甲為印。壬用丙為財,壬以亥為祿,得二寅暗合,雖夫星失時,喜行西北,夫旺之運。故主大貴。
又:乙亥、丙戊、辛卯、癸巳。辛用乙財,旺於亥,丙為夫星坐庫歸祿,巳上癸水為夫之官,辛金生癸為子,坐巳上與夫祿同位,又是貴神,又為財官雙美,乃得夫子俱貴,封兩國夫人,餘倣此推。
【濁】
濁者混也,乃五行失位,水土互傷。其身太旺正夫不顯,偏夫叢雜,柱多分別,無財、官、印、食為下賤,村濁或娼妓,婢妾、淫巧之人。
如:己亥、乙亥、癸丑、己未,癸水生十月太泛,癸以戊為夫不顯,時引己未是偏夫,嫌丑未皆有土混雜,柱中無財,乙木為食神,干旺己土受剋、鬼敗臨身,五行失位,主先清後濁,不能享福。
又:癸未、甲寅、辛酉、乙未,辛酉八專自旺。用丙火為夫,長生於寅,夫旺本好,但辛貪乙未庫中財,惹起未中丁火為暗夫,兩庫暗夫重過明,夫明暗交集,雖有正夫,未免暗中偷夫得財,乃濁亂之象,餘倣此推。
【濫】
濫者婪也,謂柱中明有夫多,暗中財旺,干支又多帶煞,必因酒色、私暗得財,此等之命,或為婢妾,或剋夫再嫁。
如:庚寅、丙戌、庚申、丁亥,庚申八專自旺,丙火為夫,寅戌會局,時干又丁愛重火情,庚申金暗剋寅亥木為財,亥中壬水為食生財,其人雖美貌有福,不免濫而得財。
又:戊子、甲寅、己未、丁卯,正月甲木旺,卯未會局,偏正夫多,子上又有旺財,己合甲官陰陽匹配,故雖聰明秀麗,不免失之於濫。況倒插桃花上坐娣妹,不是官星,豈為良婦。
又:己酉、丁丑、癸丑、壬戌,柱中明有己夫二、丑一戌三夫,暗藏丁為財,歸庫於戌,與丑相刑,二陽得令,火亦進氣,是夫多財旺,丁壬太過。
又:甲辰、癸酉、丙子、辛卯,丙子日犯陰陽煞,主男子挑誘,丙以癸為夫,辰子會水夫多,日時丙辛合,子卯刑、支刑干合,犯荒淫、滾浪、酒色、昏迷。酉中財旺,癸夫專坐,二命俱妓賣姦得財,餘倣此推。
【娼】
娼者妓也,乃身旺夫絕、官衰、食盛,食柱中不見官煞,或有而傷官傷盡,或官煞混雜,而食神盛旺。此必娼妓之命。否則為師尼、婢妾,剋夫淫奔。
如:丁亥、庚戌、戊辰、庚申,戊以甲為夫,九月失時無氣,又被庚剋絕時引入申以庚為食,建祿在申、戊辰魁罡生申太旺,亥中壬財亦旺,謂之身旺逢生,貪食貪財夫絕,而為秀麗,娼也。
又:乙亥、丙戌、甲子、丙寅,甲以庚辛為夫,九月金衰氣退,時引食神長生木地會局,甲木歸祿身旺,庚金引至寅地,絕而無氣,二丙食神太旺,傷其金夫,謂之自旺。食盛衣食雖好,不免風塵娼妓。又:癸丑、庚申、戊辰、庚申。戊用乙夫,絕在申,戌日得庚申為食神,月時重見,謂之食旺夫絕,故主為娼,凡陽干女命食神多者,為娼。陰干女命食神多者,為妓,餘倣此推。
【淫】
淫者泆也,乃本身得地,夫星明暗交集,謂日干自旺,柱中皆官煞是也。在干者為明,支者為暗,四柱太過。如一丁見三壬,及辰子多之例,謂之交集,於人無所不納也。
如:戊辰、壬辰、壬戌、癸亥、丙辰、癸亥。本自得地,明有戊土為正夫,暗有辰戌為偏夫。
又:庚戌、戊子、乙酉、甲申。乙以庚為明夫,而身坐酉支,時又引申為暗夫。運行西方,金旺之地,二命俱夫星明暗交集、淫不可言。
又:癸亥、壬子、丁丑、壬寅,丁火純於眾水之中,明暗夫多淫亂無恥。經曰:丁遇壬而太過,必犯淫訛之亂是也。
又:癸卯、甲子、己卯、乙亥。己用甲為夫,甲敗在子,卯為暗夫坐於支下,又亥卯多明暗交集,正夫不能主張禁制,暗夫得勢而入,正夫反迴避也,餘倣此推。
【旺夫傷子】
夫女人有旺夫傷子者何?此法皆時上推之,時為歸宿之地,夫子二星引歸於時,夫星生旺,子星衰敗是也。
如一命:丙戌、丙申、丁巳、辛亥,丁坐巳自旺,以壬水為夫,時上乃是夫星臨官之地,月支申金乃夫星長生之地。以辛金為財,七月金旺,二丙相比,皆坐夫之財印,故主夫聰秀富貴。丁以戊為子息之垣,引至時上見亥,亥中甲木、能剋戊土,乃子星被剋、而難得也,故主旺夫傷子,餘倣此推。
【旺子傷夫】
有旺子傷夫者何?此法專以月時推之,謂剋我者為官為夫,有氣得時,則夫發福;若支干失位、不得月氣,柱中又逢衝剋,時上又無旺氣,而己生之子引至時上,逢長生、臨官、帝旺之地,又無刑剋,是旺子傷夫也。
如一命:己卯、甲戌、乙卯、戊寅,乙用庚為夫,九月庚金無氣;乙用丙為子,丙火長生於寅,與戌會局,皆屬火。月令既無金氣,時引絕地,又被火剋,是傷其夫星,旺其子息,故曰:旺子傷夫。餘倣此推。
【傷夫剋子】
傷夫剋子者,乃夫星干支失位,生月失時,柱中又逢衝剋,時支亦不生扶,兼且印綬重逢、盜夫之氣,剋子之甚,夫子不能旺,反絕於時是也。
如一命:丙子、庚子、乙亥、丙子,乙木以庚金為夫星,十一月金寒水冷,又金死子地,支亥子水盜金氣盡,柱無土生助傷官,木多,故傷其夫。乙木以丙火為子,引至子時,乃水旺火滅之地,雖年時干二火被群水相剋,夫子皆亡,故曰:傷夫剋子。餘倣此推。
【安靜守分】
安靜守分,乃夫星有氣,日干自旺,相停無剋,不值刑衝,財食得所者是也。
如一命:癸巳、庚申、乙卯、丁亥,乙坐卯專祿自旺,又得時支亥字合局,是本身旺也。以庚金為夫,七月庚祿得申,又得年支巳火為金長生之地,是夫星旺也。亥中壬水,夫之食神天廚,故主夫食天祿。此乃自己夫星兩不相傷,各乘旺氣,無混亂相侵,夫婦偕和,安靜守分格也。
【橫夭少年】
夫橫夭少年者,造化之窮絕,格局之變異也。有懸梁溺水,血產少亡,被人殺死,若此者何?乃身弱而遇煞重、煞多剋身。又帶刑衝、破敗之類。或命中元有官星受傷,行運復遇官鄉,或無官見傷運,復臨官之類,或帶刃無制,運行合刃之地,及亡神、劫煞等類。此皆橫夭類也。不獨女命有之,男命亦同。
且如:丁卯、癸丑、庚辰、丙子。庚用丁為官,被癸水子辰傷官疊遇、剋之太重,水多金沉,一交丁巳運,傷官見官,又會丙煞剋身,故有溺水之害。
又:乙酉、戊子、丙寅、己亥。日干丙火長生於寅,冬生亥子、官煞太重,謂之旺火投於盛水,故生產而亡。
又:壬子、癸卯、甲戌、丁卯,月令羊刃、時丁卯傷官、羊刃子刑,戌合柱中,又無夫星財星、癸酉年、乙丑月、己卯日,犯姦殺死。凡女命官煞太重,羊刃無情,非淫濫,則凶亡,餘倣此推。
【福壽兩備】
夫福壽兩備者,造化之中和,格局之純粹也。有享用一生,永錫難老,若此者何?乃身坐旺鄉,通於月氣,支干相輔,更帶財官印綬,各得其位,不行脫財、壞印、傷官之局,尤喜食神、天廚。若身旺而運行財食之鄉,此皆福壽兩備之命也。
如一命:丙午、庚子、辛酉、癸巳,辛坐酉支、專祿自旺,時癸歸祿於子為食神,壽星、子星得地。辛用丙火為官,丙祿歸於巳,為夫星得地。又十一月生人,乃金白水清之象,兼支干上下相輔,俱無傷損,身不從化,故主為人美貌端正,夫子相停,福壽兩備也。餘倣此推。
【正偏自處】
夫正偏自處者何也?乃夫婦相合,復遇比肩分爭,如一位夫星、有兩位妻星相合,謂之爭合。若本身自旺,彼身值衰,四柱不衝,則我正而彼偏矣。蓋我生旺有氣,則夫從我為正;我身衰而別位旺,則夫從別位,我反為偏,謂之彼旺爭去我夫,我只得為偏。或自旺太過,柱無夫星者、亦為偏;或官殺混雜,或傷官太重,亦為偏,更淫濫。
如一命:壬子、丙午、辛酉、辛卯,辛用丙為夫星,我坐酉支,專祿自旺,雖時引辛卯之金,彼卻無力,故我為正而彼為偏,此為二女爭夫,正偏自處。
又:癸未、壬戌、癸巳、壬子,癸用土為夫,癸巳水弱;壬子水旺,弱不能勝旺,被壬水爭去戊土為正夫,乃彼勝我衰,我只得為偏。但壬水重而太泛,又帶桃花,不能自處。餘倣此推。
【招嫁不定】
夫招嫁不定者何也?乃月令中有夫星透干,與己相合,己身從伏,其夫星卻無氣,時引夫星、或煞星卻乘旺地來剋己身,又從伏偏夫,故謂之招嫁不定。若夫星不旺,或受剋制,必嫁夫遲,或嫁夫不明,或夫不濟事,或有外情。
且如:癸酉、甲子、己未、乙亥,己用甲為夫,生於十一月,失時不旺,時逢亥字,乃甲木長生,是夫旺也,卻不合,又被乙木制己未,未為乙木庫地。甲生子月,夫坐敗地不顯,時逢乙亥,亥中又有長生之甲,欲甲而又招乙也,此為招嫁不定,餘倣此推。
論曰:凡觀陰命,先推夫子興衰,欲究榮枯,次辨日時輕重。官為夫,財為父,財旺夫榮;食為子,印為母,印盛子衰,日干不宜太旺,月氣務稟中和。日主旺相,奪夫權而孤苦;月令休囚,安本分而持家。官星得地,夫主榮華;傷官無剋;子當貴顯。有官而不可見煞,有殺而不可逢官,設使官殺混雜,為人安得禎祥?官星無剋,值二德,可兩國之封;七殺有制,遇三奇,為一品之貴。喜食神而制煞生財,惡傷官而剋夫盜氣,貪財壞印,豈是良人?

用煞逢官,非為節婦;孤貧下賤,蓋因子死休囚;富貴崢嶸,只為夫興子旺,官太旺,公壽難延;財重疊,婆年早喪。身居旺地,雖富足,夫子刑傷;日值衰鄉,縱貧寒,夫子完聚;日旺而巧於婦業,日衰而拙於女工。貴神一位,不富即榮;合神數重,非尼即妓。

貴人乘驛馬,決主風塵之美妓;官星帶桃花,定為深院之良人。食神獨者,安和而有子、有壽;合貴重者,嬌媚而多賤、多情。桃花不宜倒插,沐浴最忌裸形,犯之者多為侍婢,值之者定作師尼。四仲全,乃酒色荒淫之女;四孟備,乃聰明生發之人。未丑刑而不忌,戌辰沖處非良。大抵夫星要值健旺,己身須稟中和。食神不可刑傷,子星要臨生地。印綬生身一位則可,財神發福多見無傷。財強身弱不能發福;身強財弱,安得為良?傷官疊遇,剋夫星而再嫁之人;印綬重逢,不死別、即生離之婦。刑衝羊刃,惡狠無知;破害金神,血光產難。四柱無夫,不偏房定為續室;八字空亡,非寡鵠決是孤鸞,大概貴賤觀其夫位,榮枯究其財官,此為天依乎地,地附乎天,故貴者;隨夫而貴,貧者隨夫而貧。前八法以泄其玄機,後八格乃明其奧旨,倘有缺誤,俟知者擇焉。

又云:乾道成男,坤道成女。陰陽剛柔,各有其體。故女命以柔為本,以剛為刑,以清為奇,以濁為賤。故三奇得位、良人萬里封侯,二德歸垣,貴子九秋步月,一官一貴,烏雲兩鬢,擁金冠。四煞四空,皓月滿懷,啼玉莇(ㄓㄨˋ),官行官運,鏡破釵分,財入財鄉,夫榮子喪,衣錦藏珍。官星有氣,堆金積玉,財庫無傷,大低官多不榮,財多不富,用正印而逢梟,蘭階夜冷。用梟神而遇印,玉樹春榮,金清水冷、日鎖鸞臺,土燥火炎、夜寒鴛帳,群陰群陽、清燈自守,重官重印,綠鬢孤眠,田園廣置,食神得位、不逢官,粟帛盈餘、印綬失時還遇煞,傷官不見官星,猶為貞潔,無食多逢印綬,反作刑傷,窮梟見食坐產花枯,惡煞混官臨春葉落,遠合勾情背夫尋主,衝官破食,棄子從人,財衰印絕。幼出娘門,身旺印強,早刑夫主,五煞簪花,日夜迎賓送客,三刑帶鬼,始終剋子傷夫。楊妃貌美,祿傍桃花。謝女才高,身乘詞館。華蓋臨官,情通僧道。孤神坐印,身受尼姑。胞胎常墮,食旺身衰。鸞鵠頻分,官輕比重。娣妺剛強,乃作填房之婦。財官死絕,當招過繼之兒。官臨財地、必榮夫,身入財鄉、須剋子,煞梟破祿、連根墮。

冰肌於水火,比刃遭刑喪,局掩玉骨於塵沙。交馳逢驛馬,母氏荒涼,差錯對孤神,夫家零落,五馬六財,窮敗比肩之地。八官七煞分離,刑害之鄉。刑空官煞,幾臨嫁而罷濃妝,衝剋印財,縱得家、難成厚福,不若藏財不露。明煞無傷,重印逢財,多財遇印,四敗匪佳人之有幸。四衝豈良婦而無嫌,水聚旺鄉、花街之女。金成秀麗,桃洞之仙,四生馳四馬,背井離鄉,三合帶三刑,傷夫敗業。暗煞逢刑,槁砧不善。明官跨馬、夫主增榮。黃金滿籯,一財得所,紅顏失配,兩貴無家,先比後財,自貧至富。衝官合食,靠子、刑夫,死絕胞胎,花枯寂寂,長生根本,瓜瓞(ㄉ一ㄝˊ)綿綿,合貴合財。珠盈金屋,破財破印,衾冷蘭房,呂后名馳天下,只緣陰併陽剛,綠珠身墮樓前,蓋是梟衝煞位,秋水通源,剔眸立節,冬金坐局,斷臂流芳,娣妺同宮,未適而先抱恨,命財有氣、配夫到老無憂。

通明賦云:女人之命,一貴為良,食重孤孀,貴多淫賤。
貴指官煞,言食傷官煞,孤剋之星也。官煞疊見,淫亂之象也。

二德真貴,封贈可知,三奇真良,國號自至。金木有堅心之淑德、水火生亂性之虛花。五行偏喜休囚,四柱不宜生旺,富貴貧寒,全憑夫子。
二德即天月德也。女命得之,更有財官,純粹不雜,必受封贈。三奇甲、戊、庚之類。財、官、印、食,亦為三奇。女命中有此,必受國號,德者;純一不雜之謂。
金木性純本為女人之所守,水流主淫、火炎主暴,水火多則亂性,為人虛花不純,而暴惡矣。陰主柔、陽主剛,女陰也、與男相反,故喜休囚、而忌生旺。

繼善篇云:女人無煞,一貴可作良人。貴眾合多,必是師尼娼婢。傷官剋則食絕孤苦,夫健旺則子秀身榮。
玉振賦云:陰命印重本絕嗣,運行官煞反吉。
夫旺子生,此理之常。

女犯傷,須剋配,運入財旺亦佳。
傷生財,財生官,所謂能使無情更有情。

棄命就煞,必配名家,專祿食神,斷受誥命。孤鸞最利於七煞,桃花喜帶乎官星。
此四格皆主富貴,益夫旺子。

官貴太多,非偏房即為舞妓。會合過盛,不媒妁則是尼姑。
女命雖不嫌官貴,多則不吉。天干地支,三合六合,帶得多者,必為此等之人。蓋媒妁聯二姓以成親。尼姑受萬人之施捨,參之人事,章章明矣。

甲木坐申透庚金、子都西子。丙火坐申時壬水、大喬小喬。
言此二日專用煞,苟無混雜,其女必有傾國傾城之色矣。

賦云:庚寅、戊寅、縱遇破敗猶得。己卯、癸未,休教紅艷相侵。
此四日俱自坐長生,臨官之夫。如庚得寅,戊得申。乃上人之妻。巳得乙,癸得己,亦不失為佳婦。但五陰日不宜紅艷桃花二煞,五陽遇之,縱為不堪,亦可養身。

官臨墓絕之地,老困嬌娘,夫居雜氣之中,最宜佳婦。
如庚用丁為夫,十一月生。辛用丙為夫,八月生。雖名為夫,實則不時,縱有貌,必然受困。所謂紅顏多薄命是也。如癸日生於未月雜氣之中,有丁、乙、己,夫星、子息、財帛全、雖居雜,見之不忌。

官得令而逢傷,反作奴婢,煞當權而有制,當為正室,日刃逢煞不偏則尼,月傷疊刃,非奴則婢。
日刃逢煞,如壬子日戊申時之例。月傷疊刃,如丁卯月、甲辰日之例。

傷官奪夫之柄,化煞助夫之資。桃花喜共官星,紅艷休同煞伴,寒衾少怨,命值孤鸞獨枕,早孀日臨寡鵠。
柱中絕無官煞,值此日為忌。如有官煞等項倚靠,雖犯孤鸞、陰陽差錯等日反吉,寡鵠即孤鸞。

孤鸞若遇夫星,必多子女。天德如逢煞化,定盛婢奴。一片比肩官地爭夫,擬定渾身泄氣。印星望嗣堪求。旺夫傷子,乃官令而梟強,旺子傷夫,因食時而官絕。印重盈盤,遇富夫而多得,子食清值令得壯,妹必許夫榮。
富夫乃官星,帶財之論。

印重官輕奪夫權,鳳舞鸞飛坑婢命。
孤鸞日,乃旺毒之辰。

天月二德無他亂,衣錦冠金。羊刃七煞無善降,身塵髮垢。一逢陰煞非守志,必也無兒。兩透陽傷且嬌身,而不剋婿。
五陰日見五陰煞為凶,陽傷官得印重,反榮身而不剋婿。

日刃同刃,最忌生產,食神反破,難與留胎。
日刃同刃,是逢衝也。如:丙午、庚寅、壬子、癸卯,是年刃與日刃相衝,食神犯破、是逢梟也。
如:丙申、庚子、戊戌、丙辰、月干庚食、被時丙剋之。

官臨死絕,知夫喪,梟遇驅除,斷子來。何知夫得貴,孰察子得官食,附官而可知官,即食而可見。
如己未日辛亥時,甲與己合、辛附甲官食神健旺,子貴逢破、則子不肖。

先後興衰,倚夫星之好惡,始終盛替,察子運之榮枯。
如一命戊日生春甲寅時,偏官乃戊之夫。雖壯不見財星,行至東方,又無金制其木,其夫無名無利。
交到午運,夫星正值食得所,卻是甲木死地。故剋夫再嫁,未申二運,財帛馳至,大發。運至酉下五年,甲胎為壽,戊上丙火,至此俱死,七煞見傷官,甲無倚而亡。

壺中子云:登明足艷,太乙多淫。
亥為入夜之時,巳為迎夜之候,女命而得亥多者有姿,巳多者好色。

木盛則妖妍,水澄則清潔,金多夭折,火致剛強,土則富厚。負天月二德,則霞帔金冠得祿,命身三財,則夫榮子貴。
歲干所剋者祿財,歲支所剋者命財。納音所剋者身財,其三財所屬之五行在命中,一財不乏,而得之全者,夫必榮、子必貴。

切嫌者陰刃,妨害尊親,最忌者純陰,不宜子息。
祿後一辰曰:陰刃,男得之妨妻族親,女得之妨夫族親。又命年月日時,干支俱屬陰。或生五月之後,十一月之前者,乃陰極而陽不生,是為純陰、多無子息。蓋獨陰不生,獨陽不成,故也。

骨髓破殃罹內外,薦枕星招涉是非。
骨髓破即:白衣煞,得之者,刑及內外二族。薦枕星;乃冠帶位,得之者,一生多涉是非。

鴛鴦憚於見水,傾國傾城。
凡三支三干,鳳凰麒麟。鳳沼三格,在女命則變為鴛鴦煞,主淫穢。命中又見水多,主風塵多艷質。

官鬼旺於貴垣,鳳冠霞帔,花釵與桃花相犯,暮雨朝雲,貴人共天喜爭窠,穿垣騫牖。
命前一辰為花釵煞,後一辰為桃花煞,本生上見之全而不偏,是為同犯,主為娼,優得三奇,不在此論。天乙住處曰:貴人,旺氣住處曰:喜神,本生上帶之而又同宮,是為爭窠,主為淫奔之妾,落空亡不在此論。

賦云:女人無煞一貴何妨。喜逢天月德神,忌見煞官混雜。貴眾則舞裙歌扇,合多則暗約偷期,五行健旺不遵禮法,而行冠帶互逢,定是風聲之醜迴眸,倒插泛水桃花,沐浴裸形,螟蛉重見,多為婢妾娼尼。少有三貞九烈,雙魚、雙女號淫星,不宜多犯。官星七煞曰:夫主,忌見重逢,寅申互見、性荒唐,巳亥相逢心不已,或有傷官之位,不遠嫁、定見剋夫,重臨梟印之神,非生離、終須死別,四柱有官鬼入墓,使夫星已入黃泉,歲運臨夫絕之宮,俾鴛配分飛異路。

又云:欲觀女命、先看官星,官帶煞而貧賤,官得令以安榮,傷官太重必妨夫,且是為人性重,倒食重逢須減福,那堪更犯孤神,煞重須從貴室,合多定損貞名,坐祿乘轝而穩,重逢衝遇馬以輕浮,桃花浪滾、淫奔之恥,不堪言。日祿歸時,貴重人欽尤堪羨。天月二德,以為本命。如逢印綬、貴當兩國之封,時日羊刃,本是剛神,不利夫宮,損壞平生之性,時犯金神健旺,要觀八字之強,專食子榮,切忌偏印守閨門。而正靜必由陰日得中和,代夫婿以經營,此乃陽干支旺甚欣,逢正祿怕犯咸池,清秀得長生之輔,濁雜值暴敗之歸,四柱敗多,大忌衝身而逢合,一生忙甚,若是非妓即為媒,印重與公姑相妒,食專得子息之宜,官煞重逢,須防淫亂,娣妹透出,便是爭夫,魁罡有靈變之機。日貴得安常之福。

又云:若觀女命,則異乎男。富貴者,一生官旺,純粹者四柱休囚,濁濫者五行衝旺,娼淫者,官煞交差,無官多合、此為不良。滿柱煞多、不為剋制,印綬多而老無子。傷官旺而幼傷夫,四柱不見夫星、未為貞潔,五行多遇子曜,難免荒淫。食神一位逢生旺,招子須當拜聖明。官煞不雜遇印扶,嫁夫定知登雲路,守寒房而清潔。

金豬、木虎相逢,此二日,雖剋夫而守正,對空帳而孤眠,土猴、火蛇相遇,此二日剋夫不正。
財旺生官,輔食無傷。而夫榮子貴,官食祿旺,一印有助、而后寵妃褒,傷官疊見無財印,敗室刑夫,官煞重逢遇三合、荒淫無恥,合多官重、貪淫好色之人。官雜氣衰嗜慾刑夫之妾,身旺官囚、非師尼而為娼婢。食神變德,先貧賤而後榮華。

口訣云:凡論女命,只用月支中財、官、印三件為奇。第一論印,無財損印,如得天月二德在日干上者,決主此婦得父母家資財,福德廣盛,為人溫厚,逢凶不凶,招名望之夫,生賢貴之子,受封之命,歲運同論,休咎忌財喜官。第二論官。亦看何支中所藏,一位為奇,一忌官多,二忌傷重,三忌帶合,四忌殺混,五忌日主柔弱,除此五忌外,略要些小微財,決主此婦生於富貴之家,夫富子賢,並無剋剝之患,為人精明伶俐,尊重有福。第三論財,取月支中為要,財不要多。只宜一位,略得歲中一位官星,此命招父母力氣,得見成金寶之福,益夫益子,善於持家。除此三格外,以下十五格,皆非婦命所宜。

蓋十五格莫非傷官、七煞、羊刃、建祿、衝動遙合,多無官星,有傷財印,所以不取。婦人用官星為夫,見傷官為傷夫,用生出為子,如甲日生人屬木,用丙丁、巳午、寅戌為子。火得時令,便作多子之命,言之火臨墓絕之地,或臨水局壬癸相剋,方斷無子。若火居絕墓之地,四柱有衝、晚年得嗣,終不為孤。又六壬日壬寅時,三命云:陽干產陽為子,產陰為女。陰干產陰為子,陽為女。寅乃木之分野,甲木臨官之地。當生榮貴福壽之兒,若木在午未申酉之時,火土分野,木墓死絕之地。主子息寡少,縱有亦多貧疾,不然僧道過房螟蛉之類。又乙木生人用庚為夫,庚用丁為官星,丁卻為乙食神,即子星也。丁生旺得時,即夫之名分,是取食旺相官明朗,不但夫榮,亦且子貴,餘倣此推。

又云:女人之命見七煞,即為偏夫。因會正官偏正交集,所以不喜,若偏官只一位,柱有制伏,無淫亂之說。但主欺夫奪權,會持家性剛,若日主健旺,或背祿、或月時無所倚,或夫星死絕,或孤神六害,多出家師姑之命,不然寒房守望獨坐,哭夫之命。如夫墓絕并鬼傷之鄉,主重婚再嫁,夫若命強可配,卻一生不和。當生離死別,官星顯於生旺之地。煞星隱於衰弱死絕,亦作清正財祿之命。不以混雜論。若煞星多則忌,更帶合神,官衰食旺、財黨煞,非娼妓之流,則淫濫之婦。

又云:女命多有產厄,乃食神帶梟,而梟神太重。又生年干頭上帶傷官,時犯羊刃衝刑、剋害,更加流年及運衝合梟刃,決主產厄無疑。若八字安穩,無剋戰刑衝之患,日干健祿、煞星受降。更逢天月二德,一生不犯產厄,及血光之阻,逢凶有救。

又云:凡婦人日主弱,比肩旺,主婢妾奪權。
如:甲寅、己巳、己卯、辛未。此命日主己坐卯上,柔弱無力。己巳比肩同類。生四月火土印旺,天時比肩得地,年上甲為夫星、月上己巳合去,日主衰弱無用,此婦平生被妾奪權,不得丈夫和氣,餘倣此推。

又云:凡看女命,須五行清淡,不要生旺,不居暴敗,不犯臨官,得四柱和氣為佳。休囚死絕為上,不帶貴人、驛馬、旺祿、合神為良。若犯生旺、臨官,兼有貴人、驛馬、旺祿、合神,皆為不美。犯亡神、劫煞,三刑、六害,羊刃、飛刃,皆為不善。

神白經云:驛馬遇貴神,終竟落風塵。合絕莫合貴,此法人難會。但以日為年,此訣聖人傳,帶祿入生旺,產死遭人謗。帶祿入衰鄉,雖禍未為殃。
司馬季主云:凡推女命、貴人一者為良,若叢雜合多、不妮即妓。
沈芝云:桃花又帶雙鴛合,冗雜貴人真妓才。桃花者;臨官上見馬、謂之桃花馬。臨官上見劫煞、謂之桃花煞。
又有一般煞,乃巳、酉、丑生人、見午之例,謂之咸池煞,全見謂之遍野桃花煞,女命最忌之。
雙鴛合:如一己見兩甲,一乙見二庚,一辛見二丙,一丁見兩壬,一癸見兩戊之類。或是四柱元有甲己,又有乙庚,子丑、寅亥兩兩對合,謂之雙鴛合,女命有之,皆不為良。

若犯桃花煞,更雙鴛煞,尤為不美理。愚歌云:貴人或落空亡堙A祿馬背違如不值。假令性識甚聰明,男即伶倫女娼妓。亦有生來貴族中,淫聲浪跡頗相同。須知斯命重所使,桃花三月惹春風。
源髓歌云:滾滾桃花逐水飄,月籠華髮色偏饒。多情只為空傷合,惆悵佳人魂易消。以上皆論桃花煞,犯者皆為不良。若犯三刑、六害、亡神、劫煞、孤辰、寡宿,皆主喪夫剋子。
凡女命怕臨官、帝旺全,主夫妻相傷。
源髓歌云:臨官、帝旺未為好,再嫁重婚傷亦早,若逢相敵作夫妻,頭男頭女當見夭。若犯羊刃及朝元,羊刃皆主產厄。
源髓歌云:或時藏刃入於胎,日刃或朝時上來。更若支干相剋剝,妻身當產妊憂災。此言夫命犯之,當主妻有產厄,婦人之命若如此,敢斷定憂生產厄,更加卯酉二時生,若免墮胎應剋子,所謂朝元羊刃者;如卯年生人見、甲日與甲時之類。或辰日而時干見乙,皆謂之朝元羊刃,餘倣此推。

又曰:凡女命以年為翁父,胎為婆母。月為妯娌,日為夫己身,時為子孫。女命是子、午、卯、酉日生合嫁子、午、卯、酉命夫,四孟四季日亦同。若嫁日干合支神、三合六合者,俱不諧老。四柱宜納音上剋下,主有殊福,不宜下剋上,主欺詐僭越,若年之納音、剋時之納音不宜子,若剋戰刑破,主少子多女。若絕中有生、旺中有死,空亡中有破,五行無情乃吉,刑衝無情為上,只無情次之。日坐年祿榮神者,郡國之封。日帶夫祿、仍有實庫,次之榮神。春甲乙、夏丙丁之例。若生中有絕,死中有旺,空亡有合,更犯孤寡、元辰者賤。

凡女命印若虛,庫要實。五行恬靜無情,不相帶惹,為上等清廉之格,若貴人、天月德日上有官,主賢淑,大忌祿衰身旺,日在冠帶、臨官、帝旺為不吉,一云:庫要虛、貴要不落空,印有氣,則奪夫權,庫有氣則蓄夫財,不戰爭無情理,則無妒忌,奴婢宮有浮沉煞,主打死奴婢。

凡女命、生日在官、鬼、死、墓、絕上,主剋夫。若官鬼落空亡,或日落空亡,又生日無氣者,主無夫,縱有如無,帶旺氣刑煞者,剋夫下賤。
古歌云:五行夫位落空亡,更值身低豈有郎。不是風塵須婢妾,縱有卑夫身亦娼。
尺璧云:納音金命、火為夫,重重臨寡。又臨孤,戌亥二宮夫死絕,徒然出嫁是場虛。

凡女命、生年、生日同一位者剋夫。嫁同音、同年者庶幾,生年、生日帶六甲者,名曰:帶甲,主剋夫,月共日俱帶者,亦然。如甲午年生、再遇甲午日,十有九剋夫,謂之金神帶甲,此例尤緊。若生日帶旺氣,如丙子、庚子、戊午、癸酉、辛卯等日。名曰:承旺夫。不下賤,多剋夫。若帶十分福德,則是內人,五六分則貴官,左右三五分則近貴上游娼,次則尼妾,甚者剋夫淫蕩。
或曰:戊午多貴,癸酉、辛卯次之。丙子、庚子下賤。
又云:戊午、癸酉、辛卯,大美小疵。若壬癸生人,見丙子、癸亥,申子辰人、重重見壬癸,名曰:流水煞,主下賤不貞潔,多水而無土主淫,多火而無水主淫。犯八專胎月日時,主淫亂、及虛勞之疾。犯九醜多者,主淫蕩、及產厄惡死。
犯沐浴咸池,乃酒色神,主淫亂。犯十惡大敗,主淫惡破家。犯桃花劫者,主少入娼門、老為貧丐。寅午戌生人在冬三月亥時,巳酉丑生人在春三月寅時,申子辰生人在夏三月巳時,亥卯未生人在秋三月申時。古詩云:桃花與劫兩相侵,不為盜賊犯姦淫。忽然女子遭逢著,少入娼門老至貧。

凡女命合多,更帶貴人,是上游官妓,不然貴人左右。若生日無氣,劫坐貴人,四柱有天月德,或日祿歸時,主賤中生貴子。或有因而受封者,福在日時故也。
其始終下賤、多是咸池自敗,大耗、天中凌剋刑衝氣散,自刑帶煞,為性塵賤淫蕩,縱有貴格亦有風聲。魁罡交衝多狼戾不順,或飄蕩。生旺太過、中見劫煞,往來相衝,為性多烈,不睦六親,卻清貞不淫,動招患禍,若咸池與大耗同宮。則淫媚讒毒,天中與暴敗相承,則情性多訛,招淫私玷辱,更有刑衝必主淫私,官事發覺。日時上死絕帶煞,主貧困下賤,或自營於街市,風塵庸劣之婦。見無禮刑,或天中印,或合墓中大耗者,多是媒巫術藥之輩。中有建祿貴人者,市廛牙販狼籍婦人也。

若生日帶大耗咸池,夫妻外心相撓,見官符多適兇暴,俗惡之夫,棄逐凌辱,或即妨剋於夫,一生因夫煩惱,生時帶劫煞、大耗空亡者,生子少成。憂煎為撓,或生悖逆之子,見咸池多損孕,日時犯勾絞有繫絆意,多難產。或子掛綆生。歲運見大耗為凶,夫子不祥之撓,更或剋身往往死矣。八數者陰之終,所以大凶。
若日時,犯華蓋、正印,主無夫無子,亦有臨終年剋盡,犯刑害空亡衝破,飛刃陽刃劫亡破碎大敗等煞,主剋夫害子,更以五行加減輕重言之。
有一生不產兒女,或多損胎,亦有不嫁者,縱有兒女多不和孝。犯空亡、元辰、咸池、華蓋、攀鞍,乃惡婦人也,主剋夫少子,多病妒忌。

凡女命帶六箇自刃日時,主無夫無子。便是十分好命也須有剋。犯羊刃,及朝元羊刃多主產厄,月經過多之疾,中年後主冷病,犯卯酉多主墮胎剋子、脅疼血刺,四柱俱陽不生男。俱陰不生女。時是陽干頭胎多生男,是陰干頭胎多生女。是仲主生仲子、孟季同。
帶寅申,巳亥多者主雙生,亥字多者,雙生男。巳字多者,雙生女。有三年一胎、二年一胎、一年一胎者,皆以時之納音取,水一、火二、木三、金四、土五之數驗,仍以日時納音,定夫子之數。犯火氣多者主一世不生長,五行燥氣同。犯返伏吟時,不利子,中年縱有,晚年必退,伏吟日主剋夫,惟同歲者方可免。月是伏吟不宜妯娌,娣妹,胎是伏吟、不利骨肉,返吟同此論。

凡女命欲得恬和,中有貴格。更帶祿馬、貴人,自生自旺。六合者;主性巧賢德,姿貌殊麗,不可傷於太盛,恐乏柔順,不可過於死絕,則淫媚而性卑,苟得五行恬和,又緊要福氣聚集於日時上乃佳。蓋日為夫、時為子,一切福神加於日時上,須因夫子而貴,女人之福在夫與子,當重封貴號,早適賢夫。若日時二位福力不緊,乃常命也。如福聚月胎之上,只是生於富貴之家,終不為夫之福。

凡女命最喜金轝、六合自旺,則福厚,而利骨肉,見印綬祿鬼,或水火既濟,或金水相生,姿質美麗。自生自旺,帶官符、或五行支干不相往來無情,內政清白、嚴毅有守、不喜淫雜。若祿死絕,則儉素不華,印綬帶煞,則權能任重,六合相生、則骨肉茂盛,周全和美,時上見貴人、驛馬,多生賢孝之子,孕產無虞。日上見之,得賢美聰明之夫,一生快樂。夫負陰抱陽者為男,負陽抱陰者為女,是以男命生則利旺,不利衰。女命生則利衰、不利旺,男旺則福、衰則否,女衰則福、旺則否。

古歌曰:財官印綬三般物,女命逢之必旺夫,不犯煞多無混雜,身強制伏有稱呼。
又曰:女命傷官福不真,無財無印守孤貧,局中若見傷官透,必作堂前使喚人。
又曰:有夫帶合還須正,有合無夫定是偏,官煞犯重成下格,傷官重合不須言。
又曰:官帶桃花福壽長,桃花帶煞少禎祥,合多最忌桃花犯,比劫桃花大不良。
又曰:女命傷官格內嫌,帶財帶印福方堅,傷官旺處傷夫主,破了傷官損壽元。
又曰:飛天祿馬井欄義,女命逢之最不佳,只好為偏并作妓,有財方可享榮華。
又曰:眉拖翠柳臉如花,祿馬長生貴氣賒,紫木太陽臨四正,益夫蔭子會持家。
祿馬會於長生,或帶墓庫、及一重貴,所謂長生、祿馬、貴人時,子貴夫榮,貌必奇是也。

又曰:一重亡劫及逢羊,天乙同生祿馬鄉,色絕過人貞且潔,榮夫益子熾而昌。
又曰:驛馬多逢無禮刑,臨官帝旺更惱人,柱中再有咸池遇,此等佳人不要尋。
又曰:亡劫孤刑寡隔雙,平頭華蓋一般詳,寶香薰被成孤宿,忍對珠簾月半床。
亡神、劫煞、孤辰、寡宿、隔角、平頭、雙辰、華蓋、六害、三刑,所謂切忌,五行神煞重是也。

又曰:羊刃劫亡休合動,合動高堂雲雨夢,合貴合馬合咸池,必定其人假尊重。
如:庚申、己丑、丁亥、壬寅是也。

又曰:生月那堪合上宮,更兼時合眾凶同,外容尊重非真實,內亂尤防不善終。
如:乙亥、甲申、己巳、乙亥是也。

又曰:命值咸池洗日星,為人性巧更多能,男人得此多相識,女子逢之犯眾僧。
又曰:上宮切忌帶廉貞,己不淫兮妻必淫,設使夫妻皆正大,官事因妻及女人。
上宮日干所坐是。

又曰:女子咸池日上加,聰明守義不奸邪,卻愁夫婿多顛倒,賭博呼遊也破家。
如:甲戌、乙亥、乙卯、丁亥,有丁亥之旺土,制乙卯之敗水,卻生大族,自己不淫,其夫遊蕩破家。

又曰:咸池一煞最乖戾,剋我生我皆不利,比和也是賤星名,好色貪財難致貴。
如:癸酉、己未、丙午、庚寅、自貪色、妻亦淫。
又甲戌、癸卯日者;夫多學無成、淫蕩。

又曰:咸池盡道主邪淫,須看其中有淺深,有制剋他方作福,惺惺不得眾人情。
又曰:孛與桃花四正臨,那堪驛馬更同音,巧言令色難和眾,小智奸邪枉用心。
又曰:亥子重逢不可當,公姑妯娌致參商,男子丈母應重拜,方免妻家敗一場。
又曰:上宮亡劫更刑衝,男女逢之一例凶,寶月修真非一度,朱絃再續必重逢。
如:甲子、丙寅、己巳、丁卯再醮。

又曰:羊刃亡劫落上宮,剋妻生病最為凶,進神若也同來到,死別生離疾似風。
又曰:孤寡雙辰并隔宿,時日逢之刑骨肉,假子招郎何足言,仍忌男女遭恥辱。
如:丁未、戊申、戊申、丙辰,其男為盜,其女淫奔。
又曰:女人羊刃不宜多,合剋羅紋帶倒戈。禍起蕭牆流粉黛,華容難避馬嵬坡。
如:丙戌、壬辰、戊午、壬子,因訟奔出、流落風塵。
又:戊午、己卯、癸未、戊午,是合羊刃,竟凶死。

又曰:一重羊刃為權柄,三兩重來凶最甚,荒淫奸妒多為娼,凶暴惡亡仍短命。
又曰:婦人亡劫最非祥,時日逢之性必剛,死絕常多兼剋主,合起相生亦禍殃,妯娌公姑皆寡合,官司內起醜聲揚。
又曰:年月日時分戰降,命宮全帶喜風光,男如崔子尋花柳,女似楊妃睡海棠。
子、午、卯、酉、全帶,准上文。

又曰:女人天乙兩三重,多貴番成吉作凶,絃管叢中為活計,死絕休囚又不同。
又曰:一坐貴人為好命,兩座貴人心不定。三座貴人定作娼,晚年或作豪家正。
如:丙子、己亥、己亥、乙亥娼也。
又:丁酉、辛亥、己亥、乙亥,年過不嫁,老而無子。

又曰:色因傾國是登明,期我桑中太乙星,驛馬更兼逢六合,一生不免有淫聲。
如;乙亥、甲申、己巳、乙亥,有色而淫,死三夫,又犯服內之奸。

又曰:紫木羅陽四正排,貴人兼印煞衝開,夫榮子貴人端厚,兩國誥封天上來。
又曰:祿馬咸池夾貴來,太陽紫木併三台,聰明性巧人和順,卷耳情懷柳絮才。
又曰:牡丹自古號花王,占斷風流艷一方,堪笑好花難結子,年年虛度好時光。
又曰:貴人祿馬定分毫,時上逢之產鳳毛,卓犖英豪皆異眾,惟岐惟嶷福堅牢。
又曰:貴人祿馬在生時,定主多男有白眉,或有乾生來湊足,增光宗祖好男兒。
又曰:五行恬澹福星臨,重厚溫恭必至誠,天使嘍囉無半點,卻交頑福重千斤。
又曰:滿盤印綬得夫星,運向夫行子息生,造化夫星無劫奪,興夫旺子兩宜情。
印綬多主無子,運行財官,子息反多。陰干梟印重,亦莫言無子,行洩剋之運,亦主子多而秀。
如:癸未、癸亥、乙酉、癸未,此命行南方火土運,財食之地,以財制梟,食神無損,生七子顯達,夫妻偕老。一命:壬午時,亦生五子,刑夫、失節。

雜氣格中祿最佳,干頭便混也堪誇,運行財地無傷劫,嫁得才郎享福遐。
甲乙、丑月之例,俱藏夫星、干頭不忌混雜,此以月言也。

壬辰壬戊坐中夫,庚戌庚寅亦自殊。壬午甲申戊寅日,婦人得此福偏俱。
此數日坐下夫星,只宜一位為福。此以日言也。
一命:庚申、己丑、庚寅、庚辰,大富八子,壽五十餘。

丙庚子午各分推,己土偏於卯未宜,乙日更堪巳酉丑,癸臨己未亦當時。
此數日亦坐下夫星,不宜破支,獨見乃吉。

煞星獨印格中清,身主清高富貴成,不有官星來混格,號封恭淑重呼名。
女命煞印最吉。如上:己卯、己未、癸丑、乙丑、乙酉、癸未、辛未、甲申、庚寅、戊寅、壬戌、壬辰、丙寅等日,不宜再混夫星為貴。

五陰婦女要身衰,若遇剛強災病來,歲運再行身旺地,花前風雨恨相摧。
五陰日宜弱,強多生災。行建祿會旺地,柱無官煞,傷夫害子。

孤鸞日犯本無兒,一見官星得子奇,運遇旺鄉多姊妹,臨風惆悵綠樓時。
孤鸞日,柱中若見官星,反得其子。陰日更好不可混,以無兒斷之,運行身旺,及比肩爭奪,真孤鸞。

夫星得地子多餘,姊妹交加反是虛,財旺更逢兒位吉,傷官相見又如初。
婦人以夫為主,夫星得時必多子息,若見比肩分奪,反孤無子。故又喜財生之,再見傷官,又作初論。

一位夫星姊妹多,傷官歲運便難過,縱遇有夫也傷剋,寒衾獨枕奈如何。
官星只一位,是怕比肩分奪,況歲運又逢傷官,其害夫也必矣。若原是傷官格,柱中不見官無害,怕行運見官、戰鬥讎仇,剋夫無疑。

格用傷官亦兩猜,若逢食旺益夫財,財星旺處生官旺,無食無財印喜來。
傷官得時者無害,但怕旺印破用,食神為用得時尤奇,卻宜見印但不宜印多,惟中則吉。
一命:癸未、乙卯、庚子、庚辰,傷官用財,嫁貴夫受封、一子。

婦人格局要清和,夫氣休囚困苦多,運逢財官重旺相,著羅衣錦笑呵呵。
假如辛日生子,酉月干頭虛見丙火,雖官無用,主巧而貧,再辛壬互見剋夫。若得行煞官、及財運生起火木則吉,餘照此。

傷官性重有權輿,比劫重逢禮不疏,印綬日尋清慎獨,丁壬化合曉詩書。
此言傷官性情乖覺,女中丈夫也。

金水相涵秀麗佳,比肩也作金水誇,丙逢壬制顏如玉,甲逢金剋貌如花。
金水涵秀,故多美貌。若壬剋丙,甲見金一煞清。獨其貌亦美,性情亦靜。混雜者,淫賤貌亦醜。

印綬生身遇煞良,傷官財旺坐高堂,如行死絕陽肩墓,獨守空閨哭子喪。
煞印相生,傷官生財,皆為上格。若行財煞、死絕、陽刃、比肩及傷官入墓之地,傷夫剋子。

陰陽自旺日平常,身健無依未是良,運向夫鄉爭競起,改容再醮補填房。
桃花紅艷兩交差,頻向妝臺理鬢斜,若有官星藏與透,卻歸良室福無涯。
二煞不吉,婦人最忌。如見官星,則有倚賴,反主有福。

桃花與煞怕同途,官見桃花卻旺夫,金水相逢雖貌美,無官貴室亦多污。
官星桃花不害於良人,煞星桃花則多為娼婦。桃花之煞,雖一而逢官遇煞迥異,金水傷官無官煞,其志不定。
食神獨旺勝諸祥,金水傷官得火康,受氣不宜逢姊妹,煞星一位便為良。
一食遇生旺,金水見火胞胎,無比肩煞星,一位得時此數格,婦命遇之皆吉。

官星得祿知夫貴,食遇臨官子便賢,福位青龍格煞食,驅奴使婢奪夫權。
如己遇甲夫得寅月、甲食丙嗣得巳月,主夫子俱好,若煞格食格用,遇祿神帶青龍福位者,主奪夫權,聰明標致。

食神暗合巳夫來,食旺無淆富貴胎,透出財星分等第,梟煞合處起疑猜。
食神不宜財輕,又不宜太過。清者第一,見官次之。梟煞相見,不吉。

乙庚夏月正金疲,運向西方夫得時,丙子不來金水好,東方遇乙貴分之。
乙以庚為夫,夏月金失時,行西扶起為吉。見丙傷庚,見乙爭合,故皆不喜。

辛官金水月夫輕,再遇辛壬兩度新,運行木火難勝福,不傷自己也傷人。
辛干以丙為官,辛生秋冬遇丙則輕。時又見辛壬分剋、則丙愈輕,運行火木、夫雖得時、恐不勝其福,未免傷人害己。

己夫秋甲暗傷支,乙見干頭兩度期,除是東方逢木旺,擊傷金木又交持。
己秋月遇甲夫,支有傷官為害,再見乙未去彼,從此乃甲與己合,被乙戰剋,不能就官、而從煞,主兩度成婚,行東方木旺之地。有火驅金,雖好亦不免傷夫再嫁,或多寡居。辛未、甲午、己未、甲戌。王妃。丙午、辛丑、己未、甲子進士,女王妃。

庚夫金水月逢丁,壬丙干頭兩見爭,富貴春風衾枕冷,傷官支上怕分情。
庚以丁為官,秋冬遇壬,金水得時。乃前夫被剋,又從丙火,若丙戌時,其夫入墓。子時其夫被傷,雖居富貴,終是寡居,子亦少。

甲夫巳午及寅宮,遇丙合辛被火鎔,身旺食神家富足,獨眠孤枕怨春風。
甲日以辛為夫,辛生春夏失時,又遇丙火,難以吉論。蓋婦人以夫為主,官既受害,雖財食贏餘、不免傷夫,若柱無辛見丙,丁運行見辛亦吉。

丙夫夏癸月藏傷,若遇庚辛西地祥,木火透干能泄水,夫財雖旺發難長。
丙干以癸為夫,夏月癸水休囚,內藏土為傷官,如不透戊己、得辛金佐之,運行西吉,柱有木火,泄竊癸氣,終是不久,不見癸用食神更吉,傷見則非。

癸水生於寅卯月,合戊經行南地宜,只恐干中明見甲,自憐衾枕與誰依。
癸日生春遇戊為夫,行南方及印地不為利害。若甲透及癸分奪,便傷夫。不見戊、但見甲,行至戊運,亦如之。若原無戊,用食神、傷官,行火地皆吉。

壬癸如生季月中,夏間土旺亦論同,不宜寅甲連相見,重犯作傷反無功。
壬癸生辰、戌、丑、未月及夏中伏,夫星得時最吉。但不宜太過,若寅甲並見,食神重犯,作傷官論。單見甲或寅則吉。一命:庚辰、癸未、癸酉、戊午嫁富貴俊雅之夫,生四子受封。

甲乙秋生夫正時,煞官若混細分之,舒配去留成格吉,丁丙引強困又離。
甲乙用金為夫星,庚辛秋令得時,若官煞重見,分配去留,不相混雜,聰明富貴。見丁丙重時引強地,則又傷金為害。

戊己春生木正青,煞官多處便為情,支干遇合方成吉,會水重金又一評。
戊己春生有二論。己日雖官煞混雜,有甲合為貴。戊日宜清乃貴,都利煞為用。皆怕金水多,水滲其土,金多害木,南運不忌。

庚辛夏月丙丁藏,不透干頭便是良,只恐煞官交互見,非惟不吉也爭強。
庚辛、己未月或寅、卯、戌月俱有財官,不宜丙丁多透,煞官混雜相傷,二丙、一辛爭合,俱為不吉,蓋金生春夏巳,失之柔,再透,則太過故也。

丙丁冬月與秋同,獨遇為奇亂則空,煞正官清居富貴,不堪混雜日臨凶。
水冬旺、秋相、丙丁生秋冬,夫星得地,官煞皆美,見官只論官,見煞只論煞,不宜混雜,清者富貴,亂者濁淫。

財旺生官格最稀,財官相遇十分奇,夫榮子貴因財旺,貞潔賢良五福宜。
一命:丁丑、癸丑、己未、甲子,嫁貴夫三子受封,而壽不永。一命:丁酉、癸丑、己巳、甲子受封生子與上同。

總歌
正氣官星第一格,財官兩旺亦同說;官星帶合兼坐祿,女命逢之真有福:官星桃花是良人,帶合兼煞便不同;印綬天德惟最妙,日貴財官亦相肖。獨煞有制羊刃同,傷官生財亦不凶;歸祿逢財准此斷,食神生旺尤堪羨。煞化印綬格局純,二德扶身貴無倫;三奇合局真造化,拱祿拱貴也不怕。煞官混雜兼無制,此等女人不堪娶。
傷官太重又見官,貪財破印俱不堪,比肩重犯多爭妒,財官遇劫決不富;財多身弱亦如然,羊刃沖刑屍不全。金神帶刃凶惡斷,桃花帶合淫亂看。
無官見合多官合,倒插桃花亂閨閣。身旺無依夫子傷,此等女人大不祥;倒食重犯須減福,更犯寡宿主獨宿。孤鸞紅豔陰陽差,此等神煞俱不佳;若是貴命合官印,小小神煞不為病。
又曰:擇婦須沉靜,細說與君聽;夫星要強健,日干當柔順;二德坐正財,富貴自然來;四柱帶休囚,增名又增壽,貴人一位正,兩三位寵聘;金水若相逢,必招美麗容;四貴一位殺,權家富貴說;財官若藏庫,衝開無不富。
寅申巳亥全,孤淫腹便便。子午並卯酉,定是隨人走。辰戌兼丑未,婦道必大忌。有辰怕見戌,辰戌若相見,多是淫破人。
有煞不怕合,無煞卻怕合。合神若是多,非妓亦嘔歌。羊刃帶傷官,駁雜事多端,滿盤卻是印,損子必須定。天干一字連,孤破禍綿綿。地支連一字,兩度成婚字,此是婦命訣,千金莫輕視。